当前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彩图大全 >

红楼梦它只是一部小说却能在民间在学界能有这样空前绝后的方位 &

时间:2018-07-26 13:18来源:未知 作者:jige188 点击:
  到了嘉庆、道光年间,它更是如日中天、大红大紫,研讨红楼梦居然成了一门学问,叫红学。所谓“开谈不说红楼梦,读尽诗书亦徒然”,我想到了韦小宝那句名言:为人不识陈近南,便称英豪也徒然。
  
  红楼梦,它仅仅一部小说,却能在民间、在学界能有这样登峰造极的位置,这与它本身具有伟大的思想性和艺术性,还有高明的文学性是离不开的。
  
  可是,它究竟仅仅一部小说,对一部小学的研讨变成了一门学问,引得很多专家学者、文人雅士,像研讨四书五经那样研讨红楼梦,反而会误入歧途。对红楼梦来说,这便是大不幸。
  
  小说,仅仅小说,它的承载力是特定的,也是有限的。它能够寄托作者对身世的慨叹,对这个国际的观点,对男男女女的倾慕和厌恶,可是你非要说它能像一部正史那样,隐藏着很多特定的史实,这就有点过度解读了。
  
  你非要把红楼梦抬得像二十四史和四书五经那样高,把曹雪芹捧得像孔子那么圣贤,是由于你太喜爱红楼梦了?还是由于你靠红楼梦混饭吃,不得不王婆卖瓜、自我吹嘘?实在原因,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。
  
  王朔说的好,“字儿再大,看时离得过分,眼睛也会花”,红楼梦亦是如此。若是非要在言外之意寻出个惊天隐秘,寻出个不为人知的前史事件,祝贺你,你肯定会寻出来。
  
  但不幸的是,你把红楼梦“看花”了,不但自误误人,也孤负了曹雪芹的一番苦心,它的荒唐言不是为前史而说,它的辛酸泪,也不是为前史而流。到最后,不过是应了杜甫的那句话: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!”
  
  解红误入歧途,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索隐和考证,特别是大清国亡了之后,一些喝过洋墨水的文明健将,如胡适、蔡元培等,拿着洋人的治学方法来研讨咱们国人的经典,一起夹带着种种私货,误导广阔红楼读者。
  
  蔡元培为了发起民族革命,驱除鞑虏,非要说红楼里边有明亡清兴的前史。胡适发现了有脂批的甲戌本,硬说红楼梦里的事完全是曹雪芹的自传。
  
  俗话说,你不说我还明白,你越说我倒越糊涂了。看了索隐派和考证派的文章,红楼梦真是越读越不明白,风烛自己也曾深中其毒。
  
  写过《红楼梦考证》的俞平伯,也是误入歧途者之一。可他到了晚年,却有所悔悟。他说:
  
  《红楼梦》如同断纹琴,却有两种黑漆:一索隐,二考证,自传说是也,我深中其毒,又屡发为文章,推波助澜,迷误后人。这是我生平的悲愧之一。
  
  我辈中人,深爱红楼梦,但只可把它当成一部小说,万不行误入歧途,待到年迈之时,后悔莫及。

        有一次,陶行知先生在武汉大学讲演。他走向讲台,不慌不忙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大公鸡。台下的听众全愣住了,不知陶先生要干什么。陶先生镇定自若地又掏出一把米放在桌上,然后按住公鸡的头,强迫它吃米。可是大公鸡只叫不吃。
  
  怎么才能让公鸡吃米呢?他掰开公鸡的嘴,把米硬往鸡的嘴里塞。大公鸡拼命挣扎,仍是不肯吃。陶先生轻轻地松开手,把鸡放在桌子上,自己后退了几步,大公鸡自己就开端吃起米来。
  
  这时陶先生开端讲演:“我认为,教育就像喂鸡相同。先生强迫学生去学习,把常识硬灌给他,他是不甘愿学的。即便学也是食而不化,过不了多久,他仍是会把常识还给先生的。可是假如让他自由地学习,充分发挥他的主观能动性,那作用必定好得多!”
  
  台下一时间掌声雷动,为陶先生形象的讲演开场白叫好。
  
  一首歪诗的风云
  
  育才校园音乐组的壁报《小喇叭》又一期出刊了。壁报前人头攒动,越涌越多。必定有一两篇有水平的创造宣布了,同学们边看报,边谈论,外围的人向里挤,里边的人不肯让,有人主张:“读一下,读一下吧!”
  
  只听得一个油嘴滑舌的声音开端朗诵了:“人生在世有几许?何须苦苦学几许。学习几许苦恼多,不如学习咪嗦哆!”歪诗迅速传播,传遍了全校,引起了争辩,多种点评,褒贬不一。
  
  陶校长知道了此事,也观看了小诗。次日,陶校长约请小作者把臂而谈,和作者研究人生与数学的密切关系。从吃饭、穿衣谈到音阶频率的振荡,直到国家大事,哪一件都少不了数学,离不开数学。因而,人人要学数学,数学对人们就象人们离不开空气、水分、阳光、营养品相同的重要。
-
本类经典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