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传灯》:以黄梅戏形式表现禅宗文化

来源: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:2015-06-15 11:09

\

《传灯》剧照——五祖弘忍(右)深入碓房考验行者慧能。
 

“迷时师渡徒,悟时当自渡,一花五叶菩提树,黄梅禅风传五洲。” 5月28、29日晚,由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创作的大型禅宗人物黄梅戏《传灯》连续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,为首都观众奉献了一道禅意十足的艺术盛宴。

28日晚,记者也有幸观看了演出。在两个多小时的演出中,恢宏大气的场面、清新自然的风格、清幽空灵的意境以及禅宗文化主题思想,让观众不仅欣赏了湖北特色的黄梅戏,而且获得了不少禅宗文化知识。演出中,观众多次被演员们精彩的表演以及感人的故事情节所打动,全场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演出结束后,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观众。“第一次来看这种题材的戏剧,本来以为黄梅戏会很古旧,但现场的灯光、音响、舞台效果都很华丽、考究,让人耳目一新。”“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很感人。尤其是台词很有禅意,看完很受启发。” 几个80后的年轻人有这样的感受。

“观看《传灯》,可以使人的灵魂得到净化。同时,它对于我们理解佛教和禅文化也很有益处。”张先生是北京高校的一名教师,他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后感。

《传灯》一剧再现了黄梅禅宗四祖传五祖、五祖传六祖的传奇故事:周氏女港边洗衣吞桃致孕,生下无姓儿竟7年不语。母子落难乡野,遭遇恶少欺凌,四祖道信暗中点化,无姓儿砰然开口,惊退恶少;无姓儿得名弘忍,并当即追随道信北上双峰山学佛。

插秧悟禅、治病救人、割爱别母、得法承嗣历劫难;重神秀、点惠明、收慧能,创顿渐之说、开东山法门;深入碓房、对偈选嗣,不拘一格选人才;亲送法衣、定鼎禅林、护渡六祖过大江……《传灯》在塑造“大满禅师”弘忍的同时,所刻画的忍辱负重、懿德双馨的佛母周仙桃,纯真无暇、尊佛重义的尼师秋妹,道行高深、三拒御诏的四祖道信,天资聪颖、禅心独具的行者慧能,经纶满腹、德才兼蓄的上座弟子神秀等形象也跃然台上,栩栩如生……

黄梅县是中国禅文化的发祥地,全国6 座禅宗祖庭,该县独占两座,驰名中外的千年古刹四祖寺、五祖寺分别坐落于该县境内西山和东山;禅宗6 位祖师中,四祖道信、五祖弘忍、六祖慧能都曾在该县修行并传承衣钵。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先生说:“中国的禅宗无不出自黄梅。”当代著名佛教学者、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亦指出:“天下佛教归禅宗,禅宗佛教归南宗,南宗佛教归黄梅。”同时,黄梅县也是黄梅戏发源地,2006年,黄梅县的黄梅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为打造黄梅禅宗和黄梅戏曲文化品牌,2009年,黄梅县投资300余万元,组织强大的创作班底和演出阵容,排演了剧目《传灯》。

记者了解到,《传灯》剧本由黄梅县二级编剧湛志龙历时4年数易其稿创作完成,黄梅县黄梅戏剧院院长、国家二级演员吴红军领衔主演。为了把禅宗文化真实反映在黄梅戏舞台上,中国佛协副会长、湖北省佛协名誉会长、黄梅四祖寺方丈净慧长老生前(慧长老于今年4月20日在四祖寺圆寂)对剧本进行了认真的研磨。

“剧本写了近4 年,师父亲自改了4 年,他认为《传灯》是我们推广、弘扬黄梅禅文化的一个很好的平台。”净慧长老弟子、四祖寺代理住持明基法师说。

《传灯》自去年在黄梅县首演以来,经过打磨和修改,已演出数十场,并于去年获得了第六届中国(安庆)黄梅戏艺术节优秀剧目奖。今年4 月22 日,即在净慧长老圆寂两天后,作为纪念本焕长老圆寂一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,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法师特别邀请《传灯》剧组到深圳演出。《传灯》在深圳首演后,因为反响热烈,特加演了5场。

黄梅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县文化局局长吴亚城说,《传灯》是一部宣传禅宗文化的精品黄梅戏,也可以说是黄梅戏与禅宗文化的珠璧联合,“我们将不仅通过此剧弘扬真善美,为构建和谐社会出一份力,而且将把它打造成为类似《印象云南》、《印象刘三姐》,且具有黄梅特色的文化产品,让来黄梅旅游参佛的游客,通过观看该剧了解黄梅厚重的佛教禅宗、黄梅戏曲等文化。”

中国佛学院宗舜法师则表示,《传灯》一剧中“农禅并重”的理念和实践对当代佛教寺院经济转型和发展尤其具有启发意义。“在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时,禅徒不仅通过劳动达到自给,同时也视运水搬柴无非佛事,舂米做饭正好参求,做到农禅并重。可以说,农禅文化是中国禅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农禅既是中国古代佛教禅宗寺院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经济基础,也是禅宗僧侣所必修的一个‘觉悟’法门。这在当代佛教中同样适用。”

上一篇:黄梅戏名家韩再芬将来海南献艺
    下一篇:话剧《风华绝代》引爆合肥大剧院